“我真该死呐!”

秦淮茹这番梨花带雨的样子,谁看到不觉得同情。

打小没经历过这种场合的南易,此时就更别提有多麻爪了。

自己都想扇自己两耳光子,做错事不敢承认,全往人家身上推去了,这本身跟自己的做人宗旨就冲突。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先别哭,我现在脑子很乱,我连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在说什么!”

不敢和秦淮茹对视,南易低着脑袋,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兀自解释着,他现在的一个状态。

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提起裤腰带就不认人,主要,连认识,带熟悉,才一天时间,他是真的没有做好任何准备。

“我知道,你瞧不上我一个寡妇,我挨的白眼已经够多了,不介意多你一个,是我一时心软,是我,一时糊涂,你不用这样,错的人,是我!”

南易挡在门前,不让自己出去,但是却不敢看向自己。

感觉胜利的天平,已经逐渐偏向了自己这边,秦淮茹捂着脸,直接扑在了南易的小床上,埋头哭了起来,留给南易的,也只剩下一个背影。

“啊?”

这则消息的含金量巨大,还没理清楚头绪的南易,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看着无助哭泣的秦淮茹,他刚才听见了什么——寡妇!

梁拉娣也是个寡妇,秦淮茹怎么,怎么也是个寡妇,一时间,南易真的有些天旋地转。

这辈子,怎么就跟寡妇扯不清了呢?

“你长的跟我男人很像,他叫贾东旭,前年人走了,你昨晚握着我的手让我别走的时候,我仿佛从你身上像是看到了他的影子,这一切不怪你,我是自愿的,我不需要你负责!”

越说越委屈,越说越难受,秦淮茹索性把脑袋埋进了南易的薄被中,不停抽泣。

委屈到极致后的发泄,更是让南易有些哭笑不得。

得,他把她当成了丁秋楠,然而在对方眼里,自己则是成了她的亡夫,怪不得,怪不得!

只能说,这是一段孽缘!

“好了好了,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我只是现在脑子比较乱,可能是昨晚发烧的后遗症,头疼的很,我哪里知道,你是什么寡妇不寡妇,我还以为……!”

长叹了一口气,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有些人,注定只能是过客,该发生的已经发生,只能应对。

“你以为什么?”

刚才还抱着小被子抽泣的秦淮茹,此时才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或者来:t#u#9#3#.b#i#z

章节目录

四合院之车门已焊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九三只为原作者恋上尘世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恋上尘世美并收藏四合院之车门已焊死最新章节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京茹的生活刺痛了堂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