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却对师姐别有用心。”

说这话的时候,颜昭微仰着头,眼睛里像藏着一蓬星辉。

任青悦心陡然一跳,不期然撞进闪烁的星河,像有一阵涡流吸引视线,令她无法轻易将目光挪开。

“你在胡说什么?”她艰难偏转脸颊,看向颜昭身侧的铜镜,“不会用成语就别随便用,净会打胡乱说。”

镜面中映出颜昭执拗的侧脸。

她一眨不眨望着任青悦:“我没有胡说,我很认真,每一个字都认真思考过。”

任青悦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尽管她知道这几l年颜昭成长很快,无论修为还是心智,都较以往有了很大改变,但她总带着最初对颜昭的印象,下意识认为颜昭什么都不懂。

惊慌失措之际,任青悦耳根微红向颜昭发问:“那你说说看别有用心是什么意思?”

颜昭老老实实说出自己的理解:“就是有企图,居心不良。”

她的表情太认真,任青悦说不出内心是什么感受,只听见自己胸腔中有只鼓槌嗙嗙乱敲。

“居心不良”分明是个贬义词,但从颜昭嘴里说出来,却变了味道。

任青悦心扑扑直跳,茫然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以前也常有男弟子向她表示好感,这些人的企图往往十分明显,哪怕没有那本“骗人鬼话大全”她也能分辨对方的真实目的。

当然其中不乏真挚热忱的情感,对于这部分认真的人,她往往会理智冷静地表达感谢,然后拒绝,并从此以后不再往来。

在与颜昭正式相遇以前,一直如此。

对待感情,她向来是波澜不惊的。

任青悦曾以为自己此生会一心向道,像她师父那样,修行求道,仗剑天涯。

她甚至曾对颜元清怕她被男弟子拐跑的担忧不以为然。

身为颜元清的弟子,任青悦见过太多惊才绝艳之人,但纵然她欣赏对方的才能,也鲜少私下结交,更不会为之心动。

她一直心如止水,直到遇见颜昭。

正因为明确地知道颜昭和她以往遇见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任青悦无法直接将对别人的疏离冷漠套到颜昭身上。

她无法抑制内心隐秘的欢喜,同时又担心自己误会颜昭此刻表达的情感。

怕自己过分期待,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矛盾无以复加,任青悦久久没有回答。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或者来:t#u#9#3#.b#i#z

章节目录

尾巴给我摸一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九三只为原作者沐枫轻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枫轻年并收藏尾巴给我摸一摸最新章节第二百八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