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进入正厅,就听到这句话。

他走到温声声身边,上面的字映入眼帘:“皇家的东西你也敢捡?该说你无知还是胆大?”

“皇家?”男子攥紧掌心,惊诧道,“我,我在封地捡到,看着玉质不错,想着没人问,过几天就卖了。县主,冤枉,我真的不知道。”

温声声把玩手中的玉佩,神情懒散:“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强求。”

男人听到这话,松了口气,可他悬着的心还没落下,就听到轻柔的声音:“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来人,杀。”

两人神色大变,他们没想到安乐县主会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杀了他们。

“县主,我们是……”

两人的话还没说完,倏然有人落在他们身边,直接堵上嘴,不由分说将两人带走。

温声声看向如冰,对方会意,快步跟上。

南星端起桌上的茶盏,手刚抬起,就感觉一股冷风刮过,手中的茶盏不见。

温声声的手去摸袖笼中的银针,鼻翼间划过熟悉的味道。

她微顿,下一刻腰间炙热,四目相对时早已入怀。

萧殁一手抱住温声声一手将茶盏放在桌上,声音里带着嗔怪:“我不在,连茶盏都护不住。”

温声声一愣,侧目发现刚刚南星拿起的茶盏是自己喝过的。

她瞪向南星。

南星尴尬地笑笑:“没注意,失误、失误。”随后低头蹭蹭鼻子离开。

待走出正厅,他回头看了眼,不甘地甩手离开。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温声声看着外面将人烤熟的天气,抬头落在萧殁的脸颊,拭去一滴汗。

萧殁喉结滚动,直接将人抱在腿上,像一个撒娇的孩子,侧过脸:“这边还有。”

温声声看着他放下戒备,毛茸茸的毫无往日的冷傲,心软得不成样子。莹白的指腹顺着脸颊,仔细地擦拭。

“遇到烦心的人?”

皇上最想掌控的便是兵部和户部,他怎么会任由萧殁往里面塞人。

提及烦心事,萧殁眉头微蹙。

温声声柔软的指腹落在上面,一点一点帮他抚平:“谦安不给力?”

“不是。”萧殁心头的火褪去几分,将怀中人抱得更紧,“白谦安带着韩清离在户部闹腾,被皇上叫去宫里训斥,碍于长公主和韩家的面子,给了个没多大实权的位置。只是他们小看了白谦安,进去才两日,便揪出两桩案子。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或者来:t#u#9#3#.b#i#z

章节目录

休夫灭妾,重生主母杀疯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九三只为原作者韩小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韩小沫并收藏休夫灭妾,重生主母杀疯了!最新章节第390章 自作自受